Love knows not of death nor calculus above the simple sum of heart plus heart.

Two-way Street (Part Ⅱ)

不知不觉设定越来越多真是烦死......

 @大月_Shermay5 真要填的话,几乎跟交通工具半毛钱都没有哦?


【A Side】


“......有时我睡在地板上,一整天无所事事,起来之后腰酸背痛......听上去不像正派人的生活吧?你对‘休息’的定义是什么呢,嗯,Merlin?”


黑发青年的视线短暂地飘到左侧天空,然后又悠悠地飘了回来。


“嗯?呃,我是说,无所事事挺好的。”


“梦游症早治早好。对了,问件事儿,你——噢。公车来了。明天见。”


对方好像才回过神来,笑容灿烂如阴雨连绵三个月后的头一回日出,迷了他眼睛。


“明天见。”



他猜自己可能永远都没法搞清楚,Merlin是真的不讨厌自己,还是迫于自己的身份而勉强作陪。

这么想Merlin当然有点卑鄙。Arthur确信如果凑近青年耳根,准能嗅到乳羊的奶香——就是纯洁到这种程度。

不过说到底,他们在公司内的交集仅限于点头示意,有时对方更会视若无睹地擦肩而过,害他好不尴尬。可一到下班后,员工视线之外的公交车站,他们却能嬉笑怒骂好似多年老友。

仅限十分钟的秘密约会。

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
Arthur倚着震动的车窗,懒懒地微笑起来。

从儿时起,他就跟所有的男孩一样偏爱二层的座位。之所以没费那工夫,一是路程不远,二来也存着多看那人几眼的私心。挥挥手,保持微笑,因为他知道,下个十分钟还远在千里之外。

Ooooooh, THAT Arthur Pendragon being pathetically romantic.

Merlin总能让他如小学二年级生般无措。


不过Merlin确实有种令人惊讶的天赋。他还记得那个昏昏欲睡的下午,偶然听见办公室里的IT支援人员居然有在乖乖乘搭公交汽车,而不是以笨拙得可爱(此修饰语也相当适用于本人)的自行车代步时,心中就毫无预警地启动了定时炸弹。Arthur忐忑不安地度过了整个下午,提前二十分钟收拾东西,决定自己需要喝杯咖啡醒神,然后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已置身公交站牌下。

Merlin活似遭到伏击的表情实在有趣过头。他的第一个念头是,“啊,原来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啊”,第二个就是,“我该叫救护车吗?”

(泥泥泥在这里做神马?!)

(等车啊。)

(泥泥泥不是有车吗?!)

(坏了。回厂重铸中。)

他当时的表情一定泄露了什么。因为Merlin一点都没被他真诚无比的阴沉脸吓到,而是缓缓地,缓缓地,露出一个笑容(又是他从未见过的一面)。

(......好吧,那我猜,我们得忍受对方一段时间咯?我是Merlin。)


他试着从玻璃上找出Merlin。不断倒退的景色中独独不见要找的那个身影。


也许,上天注定他Arthur Pendragon就是得为自己的完美无瑕(这么说可能有点厚脸皮,不过确是事实)付出代价。这么多年来,他头一次卸下重重盔甲,允许自己的心房敞开一丝门缝,战战兢兢地接近一个注定无法得到的人,只为了能知道更多关于对方的事,见识对方更多的情态,哪怕交个朋友——只是朋友————

但他却无法知晓对方哪怕地址。

此路不通。

只是从一开始就选错了方向的单行道而已。


513路公交车转过街角。处于Merlin死角的下一站。


他走下轰鸣的机器。


依旧一无所获的一天。

评论(2)
热度(7)
  1. 大月_Shermay5Sad but tru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2333~写文就是设定不知不觉越来越多的过程呢~括弧里的字快笑死我了~513路公交车 请搭上我~!

© Sad but tru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