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 knows not of death nor calculus above the simple sum of heart plus heart.

如何让巫师与国王和平度过情人节

呜噜~总算是在十二点前赶上啦~



STEP 1  Pretend Theres Nothing Up Your Sleeve

 

 

(有经验的话,会没那么紧张吧。)


(这种事我怎么会有经验?)


(那你还来问我?难道我就有经验吗?)




他在熟悉的怀抱中醒来。


自从跨越赤道,千里迢迢跋涉到语言不通的异乡,毫无预警地见证了亚瑟王海中出浴图之后,两人多了许多奇形怪状的共通点:譬如都讨厌下水,能做到赤裸相对而耻度没有,或是几乎无时不刻都像磁铁的正负极一样,紧紧地吸附在一起。


相拥的藤壶。


悄然收回揽在对方腰上的手,他扭头望向窗外,乌蓝的夜色里漂浮着数盏孤灯。从温暖的被窝中一点点挪到床边,刚摸到床头的闹钟,男人放在他身上的手忽然动了动。


“几点了?”亚瑟迷迷糊糊地在颈侧喃喃。


“四点、半吧......去看日出吗?”梅林这么问,一如之前的416天。


“还早,再睡会儿吧,”而对方也一如既往这般回覆,伸手将他捞了回来。




STEP 2    A Forest Hidden In A Leaf

 

 


(一个令我感到舒适的地方。)


(没错。)


(一个我能掌控的主场。)


(没错。)




今天早餐轮到梅林负责,炒蛋,香肠,咸肉,黄豆,麦片,吐司是亚瑟喜欢的微焦,一杯暖暖的红茶在萧瑟的冬末时分,再合适不过。


天佑大不列颠,他们也就这顿有点盼头了。


按照约定,饭后由亚瑟收拾。他皱着眉,正一丝不苟地将碟子与刀叉放入洗碗机,就听见梅林在房里(他们就一间卧室)乒呤哐啷咚咚咚咚空擦空擦梆梆梆梆。


“你在搞什么?!”他高声问。


没有回音。过了片刻,梅林走进厨房,拨开亚瑟的手,砰地一声潇洒关上柜门,摁开关,然后强行将他拖了出去。


“换身衣服,我们出去,”梅林兴高采烈地说,模样几可称得上是得意洋洋。


“刚刚搞那么大阵仗,你就换了身T恤牛仔裤?”亚瑟怀疑地道,“我才不换呢。我们站在一起刚好。这是要去哪儿?”


梅林没理睬他,哼着歌踩着球鞋就冲出门去。自从在家里看过那套男主角穿越的爱情剧后,他每天都会找各种借口拉亚瑟去坐公寓奥的斯牌的升降机。


“呃。”亚瑟站在公寓门口,面无表情地发出一个单音节。


“呃。”梅林忧心忡忡地仰视天空,该死的伦敦天气,“我们得回去拿伞。”


“梅林,我再问你一次,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
“电影院啊,早场会比较便宜,”对方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,“你该不会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?”


“回来后我就过过一次情人节诶。”


“对吧,我就说你记得嘛。你觉得《地心引力》怎么样?”


“梅林,”亚瑟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(也就是没表情),“我们回去吧。不许拿你那把破伞——那些小黄人在我看来都一个样——如果你觉得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就更不要出去。那些情侣熙熙攘攘的,我不喜欢。想想看,只有你与我,一同度过今天。”


梅林想了一下,“你说的对,”他承认。




STEP 3    A Sharp Strike Out Of The Blue

 

 


(想想看!想想看!)


(呃......也许吧。)


(什么叫也许!男主角煞费苦心给男主角制造意外惊喜,实在是太浪漫了!)




“......你在做仰望星空派?”


亚瑟倚在厨房门口,目光深沉地与四条沙丁鱼一一对视。


梅林头也没回,继续热火朝天地往面皮上涂刷蛋液,他今天一整天都在哼这首歌,亚瑟都要耳朵听出茧来了。


“对啊,你不是一直都说想要尝尝吗?”梅林唱完副歌的最后一句,终于舍得赏给他一道眼光,“食谱是维基来的,不能一次成功可别怪我。”


“食谱是什么来的?”亚瑟摇摇头,“算了,这个,给你。”


嘭!八颗鱼眼应声爆开。


“你你你你手里拿的什么???”


“玫瑰啊。”


——娇艳欲滴、还带着露水的红玫瑰。


“你你你你不知道情人节玫瑰很贵吗???”


“所以我只买了一朵啊。”


——多么似曾相识的桥段。


亚瑟望着梅林将盘子放入烤箱,随即走到自己身前,接过玫瑰,修饰一番后插入花瓶,又默默地回到厨房忙活起来。


这跟计划的不太一样。




STEP 4    Keep Calm And Let It Be

 

 


(而你最大的错误,就是到了最后才来找我。)


(是是是。)


(知道该用什么策略吗?像你们俩这样的一对傻瓜,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。)



亚瑟凝视着眼前盛满纸折星星的玻璃罐,无语凝噎。


“你这个星期老把自己锁在房里,就是为了做这个?”


“对呀。”


“一罐纸星星,还折得这么丑,用来做我的情。人。节。礼。物?”


“我觉得折得挺好的呀?”梅林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的杰作,也没太在意,“丑就丑吧,反正也是要拆的。”


“反正也是要什么?”


梅林翻了个白眼,“你就拆拆看嘛,亚瑟。”


所以亚瑟拆了。


读读这个:你有肚腩


“......我才没有胖!”


“拆拆拆,接着拆,”梅林一脸喜滋滋的表情,这货难道还指着讨赏吗?


第二张也没好到哪儿去:你会打鼾


“......”


“拆呀,”梅林从背后环住亚瑟,额头枕在他的肩上,抵着布料闷闷发笑,“你可劲的拆呀。”


于是亚瑟可劲的拆了。


你很风流——你从不说谢谢——你老是拍打——你好面子——你说情话的技巧很糟糕——你的脾气很坏——你不会道歉——你很风流——你不肯陪我看日出——你很风流——你很风流——你有父亲情结——你轻信他人——没有为什么但你是个菜头——你很风流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MARRY ME

 

 


 


 

沉默。


梅林咯咯笑着,又唱起歌来,音跑得没边儿。


“我说,梅林,”亚瑟有气无力地抗议,“你不能用自己的魔法满世界制造假身份,然后带我去每个准许同性婚姻的国家结一次婚的。”


“你在说什么呀?”梅林居然好像真的很惊讶的样子,“这可是大不列颠版图一统的伟大时刻!上次在爱尔兰你不是还哭了来着吗唔唔唔唔唔——”


愚蠢的梅林。那么愚蠢地就将聒噪不休的嘴唇轻易送到对方跟前。


亚瑟决定将自己亲手整的奇形巧克力,交给那个好心提出建议的花店姑娘处理。



end.

同贺苏格兰通过同性婚姻XD

评论(3)
热度(14)

© Sad but tru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