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 knows not of death nor calculus above the simple sum of heart plus heart.

没过多久,一个打着蓝领带的年轻人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,问他现在几点钟了。


“十点半,”布莱德利的手还漫不经心地插在口袋里,人却一下子醒了,“你不是科林·摩根吗?打扮得这么人模狗样,我还以为你转行当推销员了呢。”


带他入诈骗界的前辈偏过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
“嗨,布莱德利,”他的声音里带点近乎煽情的沙哑——不用猜,布莱德利都知道他昨晚喝了不少——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打乱了布莱德利试图建立的节奏。


布莱德利深吸一口气。费希尔山的空气比费城沙土飞扬的路边不知好多少倍,这里下车,那里折返,此处与彼处之间横亘着两年的距离,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足以让他对眼前曾比至亲更熟悉的男人生出一丝陌生而异样的感觉。


科林唇边的微笑几乎称得上讥讽了。


恶劣这点真是一点都没变。


布莱德利吐出那口气来。“我很想你,”他故意直视着前方,光秃秃的地上有一块醒目的杂草,“这段时间过得好吗?”


“没人抢方向盘了,好得很。”


“去你妈的。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Sad but tru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