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 knows not of death nor calculus above the simple sum of heart plus heart.

[Note] 梅林三部曲-<水晶洞窟>關係圖

可恶......相比起来我这个假期简直就是无所事事嘛.......!

梅林三部曲也是不知在哪里买得到QAQ

haimimi:

無雷版


大一點的圖

有雷版


大一點的圖


譯名對照得等弄到原文版再來研究,有時候書裡自己的譯名都會前後有點矛盾,例如康士坦丁和康士坦狄,羅文娜和羅雯娜。沒有把家臣和Merlin的家教們列進圖中,不過應該是不需要看圖也能了解的。


===

書摘。


 童年時期的梅林好乖好萌啊!跟<永恆之王>裡的小瓦一樣萌!

 身為父不詳的私生子,不和其他小王子們玩在一起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。第一次誤闖水晶洞窟時,七歲的梅林在鏡子裡看著自己:「我張嘴微笑了一下,霎時改變了整個畫面。彷彿從一個鬱鬱寡歡的小東西,立刻變成一個生氣勃勃、優雅可親的人,我那時就感覺到,這是很少人具有的特長。」

 水晶洞窟裡的導師加勒帕斯向年幼的梅林灌輸了一統天下的概念:「他把地圖打開,然後拿了一支尖木棒,開始一邊在地上畫著,一邊向我解釋。他畫的地圖像個大三角形,包括整個不列顛,而不只是威爾斯。他告訴我那兒有高山、河流、道路及城鎮,也告訴我倫敦、卡里昂、愛波拉肯等大都市的位置。他說話的語氣,彷彿這一切都是一個完整的國家--事實上,這是些四分五裂的許多小諸侯國家。」

 而且!我發現GoT的架構和這部小說有驚人的雷同之處!包括弒君者、猝死的國王死因:「你還要我說什麼?馬邦說的都是真的。他只是沒提到國王喝醉了酒,正在追逐一名女僕,所以才會滑倒。」是不是跟Robert的死因根本超像!但也說不定是因為我看過的中世紀奇幻文學不多,才會覺得每部都長得很像吧…

 話說回來,<冰與火之歌:權力的遊戲>才叫做以電視劇的預算(其實看也知道兩部的預算根本不能比XDDD)做電影規格的影集吧…但我還是愛你喔<Merlin>!XDDDDDD


第一部:斑鳩(6~12歲,馬利都南)

  • 外祖父(南威爾斯王)說:「有些人傳說,她是被那些專在夜裡與年輕女人睡覺的魔鬼所害的。」

  • (無意間戳破舅父欲毒殺自己的陰謀)我站在原地望著牆上慢慢流下杏仁汁,忽然覺得喉頭一陣哽咽,淚水便情不自禁地掉下來。這是我記憶中第一次落淚。

  • 我張嘴微笑了一下,霎時改變了整個畫面。彷彿從一個鬱鬱寡歡的小東西,立刻變成一個生氣勃勃、優雅可親的人,我那時就感覺到,這是很少人具有的特長。

  • 加勒帕斯對我解釋過地圖的由來及作用之後,我們一起研究了一下那本地圖。後來,他又叫我畫一張我自己國家的地圖。

  我畫好地圖後,加勒帕斯問我:「中間這是什麼?」 
  「馬利都南。」我說:「你看,這是橋,這是河,這是通到市場的路,這是兵營的大門。」 
  「我知道了,可是我並沒有看到你的城市。梅林,我是要你畫你的整個國家。」 
  「整個威爾斯?可是我怎麼知道山的北邊有些什麼呢?我從來沒有去過那麼遠的地方。」 
  「我來畫給你看。」 
  他把地圖打開,然後拿了一支尖木棒,開始一邊在地上畫著,一邊向我解釋。他畫的地圖像個大三角形,包括整個不列顛,而不只是威爾斯。他告訴我那兒有高山、河流、道路及城鎮,也告訴我倫敦、卡里昂、愛波拉肯等大都市的位置。 他說話的語氣,彷彿這一切都是一個完整的國家--事實上,這是些四分五裂的許多小諸侯國家。 

  • 「那不是你所能控制的。梅林恩利斯,只要你把自己放在神的道路上,神就會與你同在。」

  • 加勒帕斯:「這是我能教你的最後一件事了。你好好地坐著,不用再翻書了,注意看著!」接下來所發生的事,我在此不多贅述。那是我所學會的第一種魔法,也是最持久的一種。我發覺它很容易學,但是如果你不適合學,或者沒有心理準備的話,會立刻變成盲人。

  • (與加勒帕斯別離)我沿著山谷騎馬下山時,天上仍飄著雨,又冷又凍,把我的外套都淋濕了,也與我臉上的淚水混成一片。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哭泣。


第二部:獵鷹(12歲,小不列顛)

  • 事隔多年,已經記不起我對安布勞希的第一個印象,當年,他最多不超過三十歲,而我以十二歲小孩的眼光來看,總覺得他神情肅然,比實際年齡顯得蒼老。事實上他說他在比我小的年紀,就要承受著家國慘遭變故的重擔,難怪歲月全在他臉上刻劃出那麼多的航線。他眼角已經出現了魚尾紋,額頭兩道明顯的皺紋可看出這人有著剛毅果決的個性,嘴唇常常抿程一條線,幾乎很少看到笑容。他眉黑如髮,凹陷的眼眶帶著高深莫測的陰影,一道慘白的瘡疤自左耳劃過顴骨。他有著高聳的典型羅馬鼻,橄欖色的皮膚和眼睛卻像賽爾特人。臉上經常面無表情,雖然他極力自持使自己的喜怒不形於色,然而可看得出他性格易怒且容易受挫的一面。他並非討人喜歡的那種人,別人對他不是心服口服,就是恨得咬牙切齒。一但招惹了他,你不是和他打一架,就是服從他;此外別無其他選擇。

  • 但現在安布勞希提起來,我知道我看到的不僅是幻象,我所看到的是傳說中士兵的守護神,是介於人與神之間傳達神諭的使者,也是慈愛的牧羊人。人們稱他為米勒斯,他於一千年前一個隆冬的夜晚誕生在亞洲深山一個山洞裡,當時許多牧羊人都看到一顆星耀如白晝的異象。…安布勞希說:「他是能力和仁慈之神,不但具有勇氣,同時懂得忍耐自持,所以我們才像羅馬軍隊一樣,修建他的祭壇,膜拜他,並且做為我和各部落諸侯開會的地方。」

  • (卡岱爾)他低聲埋怨道:「你總是擺出一副未卜先知的樣子。」我放聲大笑道:「我本來就是嘛!」

  • (柏雷西)「我相信你說的話,安布勞希沒看錯,你的確是膽識過人。」「就算我膽子大一點,也沒甚麼好誇的。」我說:「我某些方面比同年齡的孩子表現得更鎮靜,那是因為他們所害怕的事情我無法體會。我另有一種恐懼,但我善於將恐懼隱藏起來。我本來認為這是一種優越感,但我現在開始了解自己異於常人的地方,便是即使危險和死亡在前面等著我,我也不會逃避,而能坦然面對。」「為甚麼呢?」「我知道自己沒甚麼危險,但替別人感到恐懼,」我察覺自己解釋得很籠統,所以又補充說道:「人對未知的事物才會感到恐懼,但我心裡已有預感,知道自己沒有危險,所以就沒甚麼好怕了,根本算不上是勇氣。」

  • 「不要騙我,」他激動說道:「我能從你眼裡看出來。每當你預見真象時,眼神會突然變得很奇怪,黑色的瞳孔變得渙散,就像夢遊一樣,但眼光並不柔和;你整個人會忽然變得很冷漠,像和外界隔離起來,當你講話時,那聲音更不像出自人的口中,而是一個來自空中的聲音,那神情真是嚇人!」

  • 我神色凝重的說道:「這世界上沒有一件事我不想學習,同樣的道理,我對每個教派所膜拜的神祇,和他們的教義,都必須深入去探討,因為真理是上帝的影子,我如果要實現真理,必須了解其中的真諦。所以必須多方觀察、研究,找到那個真正的主宰。」

  • 「我從小就在人群當中物色父親的人選,如果要我選擇,安布勞希,我還是會選你。」

  • 「那天我看你面對尤賽那種鎮定的神情,眼光中充滿智慧和力量,我就知道將來有一天要借重你。梅林,我知道你永遠當不上國王,甚至一個名正言順的王子,然而我深信一個國王,只要有你在旁輔佐,他可以統治全世界。

  • 「恩利斯……安布勞希這兩個名字字義相同,都是光明之子的意思。」


第三部:狼(17歲,大不列顛)

  • 記憶就像一個黑暗而幽深的洞穴,安布勞希和梅汀屬於那黑暗洞穴中的一部分,而尤賽卻和陽光一樣真實。現在他正按照有一年夏天加勒帕斯為我設計的藍圖,統治著不列顛。安布勞希賦給我生命,尤賽和我一齊為不列顛的將來而努力--我應用他的權力,也應用不列顛人所有的人力,為不列顛塑造一個曠世偶像--亞瑟王


第四部:赤龍(18歲~20歲,大不列顛;20歲,卡隆)

  • 對於你心裡早已有數的事情,神大概也懶得管吧。

  • 其實在佛提吉恩發現國內諸侯武力已經擴張大到他無法控制以前,曾經有一段長約十年的治績。但人們只記得眼前的過失,和當年他以武力奪取王位的方法,所以紛紛投向安布勞希,稱他為神所愛的人,歡天喜地地向他們心目中的國王--「第一位所有不列顛人的國王」歡呼,全國第一次展露了統一的希望

  • 像一個酒徒,其實是無酒可喝,卻誤以為自己已能克服對酒的渴望;過去幾年,我還真以為自己克服對靜默與獨處的渴求。


第五部:熊來了

  • 「如果尤賽今夜能跟她睡一覺,那麼即使他死在床上,也沒甚麼關係了。我告訴你,這一夜春風將產生出一位曠世名主來,他的英名將流傳萬世。卡岱爾,你以為尤賽是國王,是嗎?其實他不過是先王和未來之王的攝政而已。今晚他地位更低,他只能算是工具,而她是個器皿,至於我……我是個幽冥中的媒介。在上帝的旨意下,我比一支蘆葦好不到哪裡。我不過是代傳信息而已。卡岱爾,你我就像是海灣內那些隨水飄浮的枯葉,我們都是身不由主的。」

 


 

评论(2)
热度(5)
  1. Sad but true學術路線!haimimi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可恶......相比起来我这个假期简直就是无所事事嘛.......! 梅林三部曲也是不知在哪里买得

© Sad but tru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