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ve knows not of death nor calculus above the simple sum of heart plus heart.

【青黑】嘿,哲(原创,清水,短)

for convenience's sake发一篇旧文。

有时看着以前的东西,突然会变得很惭愧。


01. 


XXXX年X月a日


嘿,哲。 


我开始觉得我要失去你了。 


虽然这么说好像很奇怪,还是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就失去你了?不如说你从一开始就不是我的所有物吧,所以说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纠结个毛啊!真是的。



虽然。这么说。可能真的很奇怪。 


不过。 


在看到那只红色的触碰你的脸之前,我,还一直都没有“失去你”的自觉...

那些屌丝的漫画/绘画工具

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有趣了。

Camelot Garden:

歪个楼。
不会画漫画QWQ
当年学工程制图的时候用的是硫酸纸,为了控制误差用的0.3mm笔芯,梦寐以求的漫画桌一人一份;后来学地图制图时换成了彩铅,但是精度没有那么高了,一般在工业里用的是蘸水笔,碳素墨水,0.1mm笔尖,自己手工打磨。
漫画工具一部分是从工科制图学里衍生出来的。
关爱工科狗,关爱你我他。


yosan:



適合沒錢的我!!!23333



穷困潦倒的漫画家:...







半夜聊玛丽苏剧

想起这篇旧文。就去翻了一下。

再看还是猴like。想搞一篇结局❤


~*~


模样自然是周正的。白净的皮肤,晕红的颊,若不是言谈间的只言片语,断猜不到对方已年近三十。怪就怪在别人做小动作,都是理理头发、摸摸后颈什么的,她偏时不时就重重拧起鼻头,撇下嘴巴,一双杏眼眯成直线,千军万马狰狞凶人的表情,放在小姑娘脸上,呈现一种不自觉的憨态。整场交谈下来,我除了埋头吃饭,便偷偷瞅她与旁人嬉笑打闹,一半是看她能否一直保持这个表情,一半是看她何时能不做这个表情。


~*~


“上次的——好巧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她高呼,眼中闪动着惊喜的光彩。


我也十分惊讶。同时莫名有种被人赃俱获的...

一个国王与一个女仆的婚礼

Dixit时投的稿。可惜排版丢失了。


       国王下来的时候,狭小的前厅里尚空无一人。

  他站在比木板更狭小的一块阳光里,等他未来的皇后。

    此刻,女仆在二楼走廊最里面的房间里梳妆打扮。


  国王还有好一会儿才能等到皇后。


  国王站了一会儿,觉得腿有点酸。

  于是他将重心换到了右脚。


  国王将重心换到了左脚。


  国王想到了他成为国王的那个早上。一样的阳光明媚...

顺带这首真是好听!今日全方位推介不同体裁小甜甜!

呜啊啊啊啊啊真是没话港。

fanvid和fanfic的魅力完全天差地别。

而且这位。这位剪刀手。她啊。is like a人生导师的人生导师。

是啊!!!AM如此之甜!!!开虐的都是耍流氓!!!!!!!!!

Inspector Emrys

分开写的,前后风格不太一致。

只是看侦探小说时开了个脑洞,希望没有ooc(。


"他在德鲁伊酒吧,"莫嘉娜说,"在他酒精中毒之前,快去找他吧。"


她坐在用蜡抛光的漆木桌面上,露出整个警局未婚(与部分已婚)男士魂牵梦萦的丰满大腿,嘴唇涂成他最喜欢的纽约红,亚瑟却感到自己从未如此恨她。


"找他干嘛?"说完他就后悔了。听起来十足像个赌气小鬼。


莫嘉娜看起来有点迷惑。"干什么……我以为你想同他和好呢。不是吗?"


这就是莫嘉娜。总不甘于在对话中失去主动权。无论抛出的问题有多愚蠢。...


【青黑】追忆似水年华(。

整理旧文的时候被自己感动了一下。

这些年几乎没有任何长进也是很服。

也曾是个庆生会写西皮的无知少女。


【H·Habit 习惯】

习惯在天台睡觉时枕在那人的腿上,向对方梳理自己头发的手指拱去。

接着习惯一睁开眼,那人已经不在了。


【A·Anxious 焦虑】

“青峰怎么老跑厕所?膀胱漏啦?”

“哦,下了场他就老瞪着对面城凛嘀咕着小三可恨什么的,一气猛灌三瓶水了。”


【P·Philosophy 哲学】

“哲,女孩子跟我搭讪你怎么不生气?”

“我知道你是基的。”

“那男孩子跟我搭讪你会生气吗?”...

bc的一個變態梗。

我是為什麼!艾特不了翅膀兒!

哪位好心人幫幫我!

順說long time no see!最近各種fking other business這樣!

小巷里东歪西倒地堆着些不知何时废弃的家具残骸,活似二战过后的灾难现场,六月的天里总弥漫着一股烧焦的糊味,B猜这跟聚居在附近的墨西哥人有关(不过他也没法确定)。小巷尽头笔直地指向大海,不过只是看起来没有拐角,实际并非死路。B每天回家,习惯绕过喧嚣的地区,兜来转去便发现了这条小路。 


不过这些天,小巷一边废弃的工厂里似乎进驻了伙大洋彼岸来的马戏团,不知周围的人哪里嗅到的气味,拉帮结伙地跑来观赏那些毫无新意的把戏,下午五六点放工,一直到...

没过多久,一个打着蓝领带的年轻人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,问他现在几点钟了。


“十点半,”布莱德利的手还漫不经心地插在口袋里,人却一下子醒了,“你不是科林·摩根吗?打扮得这么人模狗样,我还以为你转行当推销员了呢。”


带他入诈骗界的前辈偏过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
“嗨,布莱德利,”他的声音里带点近乎煽情的沙哑——不用猜,布莱德利都知道他昨晚喝了不少——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打乱了布莱德利试图建立的节奏。


布莱德利深吸一口气。费希尔山的空气比费城沙土飞扬的路边不知好多少倍,这里下车,那里折返,此处与彼处之间横亘着两年的距离,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足以让他对眼前曾比至亲更熟悉的...

1 / 3

© Sad but true | Powered by LOFTER